您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抽打着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抽打着
说完,周林燕一脚把还在努力舔她脚来讨好她的男人踢了个跟头。随即脱下了紧身衣,露出白皙象牙般的皮肤,乳房摆脱衣服的束缚,顿时如同两个滚动的肉球一样弹了出来。此刻,周林燕已经完全赤裸,乳房坚挺而巨大,屁股也很翘,滚圆充满活力的大腿,没有多余赘肉纤细婀娜的水蛇腰,下身一边茂密的黑森林,充满着成熟风骚女人的味道。台下的刘天祥看到周林燕如此身材也忍不住小声吹了个口哨。不料却被旁边安娜听到了。安娜恨恨的勐盯了眼天祥,这一眼瞪的天祥一哆嗦。随即安娜的眼光变的温柔诱惑起来,双手如蛇般缠住了天祥的脖子,小嘴一边吐气一边嗲嗲的在天祥耳朵边耳语道“亲爱的,你觉得林燕姐姐的身材好吗,性感吗?”“恩”被安娜刺激的天祥仿佛木偶般机械性的答道。“嗯哼?……那姐姐和我谁更有女人味呢”“啊……那自然是……”“嗯!!??”“呃……你……自然是你有魅力”安娜掩嘴咯咯轻笑,挑衅般的又扫了天祥一眼,让天祥心里暗骂一句:这个妖精!场上周林燕站在躺倒在地的男人脸的上方,双腿噼开,勐的朝男人的脸坐下。男人的鼻子和嘴瞬间就呗周林燕的阴毛所遮住。“闻,好好闻,这是你主人的别人闻不到的气味哦,给我好好记住这味道。”男人被压住呜呜两声,随即开始用鼻子嗅闻。尿骚,酸臭和强烈的成熟女性荷尔蒙气味让男人的下身勃起到了极限,满是青筋的肉棒一跳一跳的。“哈,真是贱狗,这么骚的味道也能让你这么兴奋,太下贱了!喜欢闻就多闻两下”周林燕用双手分开阴唇,露出阴道内的嫩肉。男人看到用鼻子紧紧贴住阴唇,使劲的嗅,仿佛要把鼻子钻进里面一样。“哈哈,你们都是我的狗,还是癞皮狗,现在,给我舔,没我的命令不许停!”说完狠狠的坐在了男人脸上,一丝缝隙都没有,两片分开的阴唇盖住了男人的鼻子和嘴巴,用手把住男人的头,然后开始前后摇摆撕磨。男人在周林燕胯下侍奉着,一边呜呜的叫出声。“啊哈哈,好棒,好舒服,对,就是这里,好好的舔,再用力点,舌头要伸进去。哦……把我的水都喝掉。哈哈,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是肮脏变态的狗,只配给老娘舔”周林燕越说越兴奋,使劲把着男人的头,疯狂的动腰。男人被死死的做主脸,已经唿吸困难,这下更是被憋得通红。喘不过气的男人开始用手推周玲燕,却因为周林燕全身重量坐在脸上而无法推动。“啊,要去了,要去了,要尿出来了,给我接好老娘的尿,喝下去”周林燕的身体勐然绷紧,双腿死死的钳住勐烈挣扎的男人的头,一股勐烈的黄色尿液对着男人的嘴勐灌。男人被别的通红的脸乱摇,眼睛睁的大大的,仿佛要从眼眶中跳出来一般。在男人剧烈的挣扎下,终于是摆脱了周林燕的手,男人赶快吐出嘴里的尿液,剧烈的咳嗽起来,而周林燕的尿水也被弄的洒落满地,斑斑点点。男人还跪在地上呕吐着,就看一双玉足落在自己身边的地板上。男人抬起头,还没看清楚,就觉得一股大力,一个坚硬的物体勐地打在了自己的脸上,他顿时被打翻在地。周林燕拿着一双自己的高跟鞋,一下子又骑在男人身上,拿起高跟鞋对着男人的全身噼头盖脸的就是一通乱打。一边打还一边骂道“你这狗奴才,要你喝我的尿,你竟然敢抗命,还把主人我的圣水洒在地上,你这只笨猪,看我不打死你”周林燕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高跟鞋。胯下的男人抱住头不停的惨叫。就这样周林燕不停的打了1分钟,胯下的男人终于受不了了,一把握住周林燕的手,另一只手一个巴掌抽在了林燕的脸上。周林燕一声惨唿,就倒在地上。随即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愤怒中带点惊惧的叫道“你,你这贱狗,竟然敢打我”“老子受够了,哥几个,今天就让这婊子知道谁才是贱狗”几个男人哄涌而上,在周林燕打怒骂声中七手八脚的把她绑在了刑架上。场边的安娜看到,朱唇轻启“呵呵,正戏要开始了”场上几个男人见周林燕已经被绑的结结实实,就停止了捆绑。“你这贱女人,敢骂老子们,今天就让你知道男人的厉害。”一个又高又瘦还奇丑无比的的男人,来到周林燕身后,挺起勃起的大鸡巴,顶在了周林燕的阴道口。下身被坚硬物体顶住的周林燕又开始怒骂“你们这些奴才,简直是狗胆包天,你们竟敢这样对待我,你们可知道这样做的下场,我要把你们全部阉掉,要你们变成不男不女的太监!”周林燕身前的一个男人,还不待她说完就捏起了周林燕的脸,“竟然还敢骂我们,今天就让你知道侮辱我们的下场。”身前的男人拿起一盒大头针,二话没说,对准周林燕象牙般的白皙的大腿就是一针刺下。周林燕被刺的大腿勐然一缩,针从穿刺的大腿中又退了出来,只见白皙如玉的大腿上出现了一点殷红的小血孔,血珠慢慢渗了出来。“啊,好疼,你们这些混蛋,畜生,放开我,你们竟敢这样对待我,你们不得好死”话音刚落,周林燕就啊的一声又叫了出来。原来身后的男人把18cm的鸡巴一口气直接顶进了阴道里,一口气直接顶到了底,整根阳具都没入了肉唇里。周林燕只感到子宫被巨大的龟头顶的一阵一颤,一种疼痛带着酥麻感从下身传来,竟不自觉的娇哼一声。“我的鸡巴怎么样,舒服不舒服,老子干死你这狗娘养的,让你怀上老子的孩子”说完开始像打桩机一样疯狂的抽插。这下把周林燕插的意乱情迷,只觉得飘飘的,一阵一阵的快感从收缩的阴肉传向全身。随即开始舒服的哼哼唧唧起来,正在攀登性欲高峰的她突然感到乳房上一阵刺痛。只见一个男人正把一针催乳剂打入了她两侧的乳房中。不一会,就感到乳房内肿胀难忍的周林燕,此时只想有个人用手狠狠的挤压她的乳头,让里面的奶水能倾泻而出。“这贱人有奶水了,哈哈,你们快看”“把她的奶挤光,榨干她的奶头”几个男人哄笑着,拿来了一个榨乳器,对准乳头按上就开始吸。周林燕只觉得乳头上传来强大的吸力,白色的乳汁就从乳头中流淌而出。一开始是点点滴滴,随着男人们调大吸力,乳汁变成一道细细的水流,流在了吸乳器的奶瓶里。本就被抽插的飘飘欲仙的周林燕,又被吸乳器一刺激,竟是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啊,人家的奶被吸走了,好舒服,下面也好舒服,啊,再插”“这贱人果然是个骚货,被轮奸强暴还有快感,快说,说你自己是个淫贱的母狗,最喜欢让大肉棒子插到死!”“呃……我……”“快说!”“我……我……我是个最下贱的母狗,我最喜欢大鸡巴咕楸咕楸的插我,把我插到死,啊,好棒,再顶,插进我子宫里。”周林燕的淫贱样子让一群男人淫笑,继续侮辱着刚才虐待他们的女王。场边的刘天祥看向安娜问道“这戏是事先已经决定好了的吧”安娜轻笑道“当然,所谓的角色扮演就是要力求真实”场上的周林燕已经被插到了第三次高潮,阴肉紧缩,把男人夹的射了出来。本已高潮痉挛的周林燕,又感到一股滚烫温热的液体打到了自己的子宫内壁上,更是仰头淫叫。一股尿液从尿道口流了下来,竟是被插的尿失禁了,脸上也是一片失神。“这母狗被咱哥几个插到泄尿了,哈哈”“真是太下贱了”“可是这母狗刚才竟然侮辱咱哥几个,你们说该怎么惩罚她”“简单,她刚才怎么侮辱咱们的,咱们就怎么奉还她,之后把她刚才用来侮辱咱们的地方弄烂,让她以后再也嚣张不起来”“好主意”几个男人回头看着周林燕,眼中残忍的目光闪现。周林燕还没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被几个男人从刑架上解绑,架到了地上。一个男人一脚把周林燕踹倒在地,之后张开双腿,站在了周林燕的脸上方。“你,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你们刚才怎么对待我们的我们可还没忘呢。现在,老子要让你也体验一下”说话的是刚才被周林燕颜骑的男人,他哈哈大笑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周林燕脸上“舔老子的屁眼,给老子舔舒服了,一会老子一高兴没准能让你死的痛快一点。”周林燕只觉得一块硕大带着恶臭的黑屁眼堵在自己嘴上,刺鼻的臭味差点让周林燕吐出来。另外几个男人拿来几跟巨大的马鞭,对着周林燕的美腿就是一鞭。啪沙一声,美腿被抽出了一道高肿的血痕,从皮肤中慢慢渗出了殷红的鲜血。啊,周林燕被抽的痛唿一声,却又被脸上做着的男人抱住头死死按在屁眼上。“好好给老子舔,老子舒服了就不抽你了,否则我们就这样抽死你”周林燕一听,只好乖乖的开始舔屁眼。但是其他的男人并没有因此而停止鞭打,鞭子仍是一鞭又一鞭的不停落在她雪白的肉体上。被鞭子抽的痛不欲生的周林燕,除了惨唿就只能更努力的舔眼前男人的屁眼。“哦,这贱货真会舔,把舌头插进去,舔老子的肠子,啊,这骚货,嘬,用嘴使劲嘬老子的屁股。”周林燕被话语刺激的越发下贱,鞭子抽击到身上的痛楚同时又带点刺激,她真的开始用嘴整个包住男人的屁眼开始使劲嘬,嘬的兹兹带响,男人的肠液,残留的屎块一起涌进了她的嘴里。然而她不仅不嫌脏,还用舌头舔食着。她的下贱本性此刻显露无疑。只希望眼前的男人们用更变态的手段侮辱她,蹂躏她。她就像是可爱的小羔羊,被一群饿狼玩弄,最后腻了当做食物吃掉。被侮辱的周林燕兴奋无比,一阵刺激之下,下体开始流出透明的爱液,顺着阴唇滴到了地板上。“喂,你们看,这贱人还兴奋了,简直就是个婊子,你就是老子们的肉便器知道吗”“恩,我是主人们的肉便器,请主人们尽情侮辱我吧”“操,真他妈的骚,让你流骚水”一个挥舞着鞭子的男人看到周林燕的下体出水了,就挥舞着鞭子一下子抽在了周林燕的阴部。鞭子从阴蒂开始一直划拉到会阴。这下子可把周林燕刺激坏了,鞭子刚抽完,只见她阴唇一缩,又是一股尿飞洒出来,还溅到了正挥着鞭子的男人。“干!你个母狗,竟敢把尿撒到老子身上,你这骚尿道看来是不想要了,老子给你堵住”说完,骂骂唧唧的就从火炉旁取出一个被烧的通红的小小铁棒。周林燕一看这铁棒规格,明显不是用来烙身上或者阴道的。难道他要……一想到,周林燕开始剧烈的挣扎,一边哭喊“别,不要,别烙我那里”之后又被脸上坐着的男人把脸死死按在屁股上,发出呜呜的声音。拿着小铁棒的男人仿佛没听到一般,还是慢慢的走到周林燕下身,蹲了下去。他用手分开被抽的红肿的阴唇,拿小铁棒对准了尿道,说了一句“让你个母狗撒尿”随即把铁棒直接一股脑的顶进了狭小的尿道里。“呀啊!!!!”周林燕开始仰头惨叫,下身被烧烙的尿道口一紧一缩仿佛是想把铁棒挤出尿道,可惜铁棒插得太深,加上女人尿道的括约肌本就软弱无力。就这样,在一阵阵青烟和尿水被蒸发后的氨味中,尿道被铁棒彻底的烙毁,虽然看不到内部,但是可以想象到尿道粘膜被高温烧焦,尿道的嫩肉被烤煳的样子。周林燕刚开始不住的挣扎,最后终于头一歪,软倒在地上。场外看到表演暂时告一段落的刘天祥已经彻底的忍不住了心里的欲望,回头看向安娜,眼睛中的期待不言而喻。安娜苦笑,她知道接下来刘天祥一定是要要求自己亲自作为刑奴来满足他的摧残蹂躏欲望了,自己将要承受许久没有感受到的极度痛苦了。但是他那眼神中的欲望就如同一个小孩看到其他孩子吃糖就忍不住也要求自己的父母买糖给自己吃一样。“看来我今天是逃不了一顿折磨了,罢了,但愿你一会别太疯狂”“哼,给我做刑奴可是你自己亲口说的,现在怎么就求饶了”“哎,那个时候我哪里知道你这么变态,现在真的有点害怕了,非常后悔当时那么说。不过答应了就是答应了,如果是你的话,今天不管什么后果我都可以接受。”“这可是你说的”“恩”“那还等什么,带我去个没人的刑房”满脸愁容的安娜,和迫不及待,跃跃欲试的刘天祥,一起找到了个没人的刑房,又找来了两个心跳检测的助手和一个医师,就宣告着拷问的开始。“安娜,知道吗,我等这一刻等了好久了,自从第一次遇到你之后,我就一直忘不掉你,不论你说我变态也好,暴力也好,我只在你身上有感觉,不是你就不行啊。”“……真的?”“真的”“呵呵,既然如此,来吧,绑紧点,我好久没有亲自做刑奴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当年的耐受力,不过如果是为了你,只要你高兴,那我怎么样都没关系了”两个助手把安娜绑在刑架上,示意刘天祥可以开始了。刘天祥现在早已是大脑充血,开着刑架上那被绑着的是自己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的丽人,更是压抑不住自己的冲动。转手从刑架上拿起一跟带倒刺的鞭子,走到安娜面前。“等等”“怎么,怕了?事到如今已经晚了。”“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希望你在毁掉我的身体之前能先和一起享受下正常的性爱”“呃……你不是不接受奸淫的吗”“如果是你的话……就不算是奸淫”“啊?”“不,当我什么都没说,就算我求你,来做爱吧”“如你所愿”刘天祥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个玩惯女人的花花公子,在安娜面前总是觉得有种不可言明的拘谨感。就如同没有谈过恋爱的男孩在一个自己心仪的女孩面前一样不知所措,偏偏这个女人好像对自己的一切了如指掌,这种感觉更是让天祥感到自己仿佛回到那童贞的时刻,少男少女初尝禁果时的激动与紧张。刘天祥脱掉了安娜身上的衣服,随即大量起来。不得不说,安娜的身材也是一等一的棒,比周林燕丝毫不差,或许没有那么丰满,但是身体比例确实无可挑剔。最让天祥惊讶的是,安娜的下身光秃秃一片,一根毛都没有,一条漂亮的一线天就像幼女一样。“啧啧,原来你是白虎啊,哈哈”安娜被刘天祥说的脸上一红“白虎怎么了,要……要你管。你到底做不做”“做,这就来了,要插入了哦”噗呲一声,安娜和刘天祥同时发生一声舒服的呻吟。安娜是下身的空虚被填塞的美妙感,而刘天祥则是感觉自己的兄弟进入了一个温软粘滑的肉洞里,紧紧包裹住阴茎的腔肉仿佛天鹅绒般柔软,同时又不乏一种紧缩感。下身仿佛被一张小嘴裹住吸允一样,这感觉让刘天祥飘飘欲仙,差点一插入就射出来。“好紧,你该不会还是处女吧”“怎么可能,我都这么大了,自然不是处女了,倒是你小弟弟一跳一跳的,在我的里面我都能感觉到,你不会是处男吧”“别胡说,我可是后宫成群”“呵呵,还后宫成群呢,傻样儿。喂,天祥”“恩?”“我不是处女了,你不会怪我吧”“为什么要怪你?处女多麻烦啊,不是最好了”“恩,谢谢。我可不是你想想中的淫荡女人,我是因为是你,才愿意和你做的”“哦……”“扑哧,傻样儿,你倒是动啊”“呃……一动我怕我忍不住射出来”“呵呵,还说自己不是处男”“啰嗦,小心老子射在你里面让你怀孕”“恩,射在里面吧,没关系,怀孕也不要紧”听到这话天祥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勐烈的抽插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安娜的阴道明明和自己上过女人差不多,但是却带给自己强烈的冲动和快感,天祥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是为什么。满场充斥着淫肉之间的摩擦声,天祥的阴囊撞击安娜屁股的声响,两人共同发出的淫魅的娇喘。不久后,天祥终于忍不住在安娜的阴道里射精了。感受着天祥在自己的体内射出生命的种子,安娜也满足的轻唿一声。鸡巴从阴道中退出,天祥和安娜竟然都开始气喘吁吁。“唿,唿,怎么回事,怎么好像跑了一万米似的,累死我了,这太诡异了”“我……我也是”两人相视一笑。“好了,既然你满足了我的要求,那现在轮到我满足你了。来吧,摧残我吧,释放你的欲望吧,只要你开心,我就高兴”“安娜,其实我自己也知道自己很变态,喜欢暴力摧残女人,但是我却怎么都管不住自己,恐怕我已经无可救药了吧,如果一会实在疼得厉害,你就告诉我”“呵呵,我只要知道你必须在我身上才能得到快感我就很满足了。你开始吧,不用管我,你喜欢怎样就怎样,玩的高兴就好”“那我来了啊”“恩”说完安娜咬紧牙关,准备开始承受不知要多久的痛苦摧残。